返回

夜的命名术

关灯
护眼
1、想等的人
书签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第一卷。

夜的第一章:奏鸣。

……

2022年,秋。

淅沥沥的小雨从灰色苍穹之上坠落,轻飘飘的淋在城市街道上。

时值秋季,时不时还能看到没打伞的行人,用手挡在头顶匆匆而过。

狭窄的军民胡同里,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

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

他们面前摆着一张破旧的木质象棋盘,头顶上是红色的‘福来超市’招牌。

“将军,”少年庆尘说完便站起身来,留下头发稀疏的老头呆坐着。

少年庆尘看了对方一眼平静说道:“不用挣扎了。”

“我还可以……”老头不甘心的说道:“这才下到十三步啊……”

言辞中,老头对于自己十三步便丢盔弃甲的局面,感到有些难堪。

庆尘并没有解释什么,棋盘上已杀机毕露,正是图穷匕见的最后时刻。

少年面孔干净,眼神澄澈,只是穿着朴素的校服坐在那里,就像是把身边的世界都给净化的透明了一些。

老头将手里举起的棋子给扔到了棋盘上,弃子认输。

庆尘旁若无人的走进旁边超市的柜台里,从柜台下面的零钱篮子里拿了20块钱揣进兜里。

老头骂骂咧咧的看着庆尘:“每天都要输给你20块钱!我上午刚从老李老张那里赢来20块钱,这会儿就全输给你了!”

庆尘揣好钱,然后坐回棋盘旁边开始复盘:“要不是他们已经不愿意跟我下棋了,我也不至于非要通过你来赢钱。你需要面子,我需要钱,很公平合理。”

“你就吃定我了是吧?”老头嘟囔道:“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七十八岁,我现在才五十,这要是每天输你20块钱,我得输出去多少钱?”

“但我还教你下象棋去赢回面子,”庆尘平静的回答道:“这样算下来你并不亏。”

老头嘟囔道:“但你这两天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庆尘看了他一眼:“不要这样说自己。”

老头:“???”

老头没好气的将棋盘重新摆好,然后急切道:“行了行了,复盘吧。”

这一刻,庆尘忽然低头。

那刚刚流逝过去的时间,像是从他脑中回放一般。

当头袭来的炮,楚河汉界上的悍卒,在脑海里一一回荡。

不止这些。

还有下棋时从他们身旁路过的大叔,手里提着刚买的四个烧饼,刚出炉的烧饼晕开一些水汽,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层白雾。

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撑伞走过,她小皮鞋的鞋面上还有两只漂亮的蝴蝶。

苍穹之上,飘摇的雨水落在胡同里,晶莹剔透。

书签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