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的命名术

关灯
护眼
373、蜂拥而出的情报一处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情报一处七组的探员们、见习督查们或许还不知道。

就在他们想要给这位新老板一个下马威的时候,同一栋楼里李氏所掌控的二组,已经接到了李云寿亲自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在此期间全力配合庆尘的工作。

如果出现本职工作与庆尘的安排冲突,可优先处理庆尘安排的事情。

这句话一出,李云取便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了,所以在庆尘报道后的第一时间,就与庆尘见了一面。

所以,对于庆尘而言,他未必需要服众,手下的探员与见习督查不听话,自然有人听话。

真想办什么事情,绕过七组都可以。

只是他不想那么做而已。

这时,庆尘已经大概了解情报一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它的存在,就是财团用来名正言顺打压对手的地方。

很多议员在参加竞选拉选票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联邦是全体联邦公民的联邦。。

但公民们最喜欢说的话是,联邦是李氏、庆氏、陈氏、神代、鹿岛的联邦。

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只有一个统一的国家,虽然神代与鹿岛作为几百年前的外来者,但也同样拥有着联邦公民身份。

那浩瀚如海的星空之下,所有人好像都是平等的,又好像有所不同。

某位任教于青禾大学的学者曾说,如今的民主,已经成为联邦内部最大的笑话。

大多数议员要得到财团支持才能当选,但财团在彼此制衡中依然要维系着总统的地位,那些拼了命想要竞选总统的人,看起来就像是历史长河中的可怜虫。

很多人以为这位学者会被财团封杀,但事实上并没有。

但他也没再为这种事情发声过,这件事情就是PCA中情局处理的,有探员上门杀掉了学者家里的猫,并代替财团给出某些承诺,然后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事实证明,读书人也并不是总那么有骨气。

但也同时证明,PCA联邦中央情报局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情报部门,所做的事情也并不全是一个情报部门该做的事情。

他们披着官方的身份,成为财团手里用来砍杀别人的刀。

庆尘回到了三楼,探员们很意外庆尘并没有下班回家,也很疑惑这位年轻的督查刚刚去了哪里。

庆桦看向庆尘:“老板,天色不早了要不明天再继续看信息库吧。”

庆尘摇摇头:“你们回去吧,我再看看。”

庆桦有些意外,他与探员们相视一眼,然后纷纷离开了情报一处的大楼。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他们来说,让新上任长官枯燥的翻看资料库,是一种下马威。

然而对于庆尘来说,这是他了解联邦秘辛的一个绝佳机会。

当初他答应庆氏影子来当密谍,来PCA中情局报道,不就是为了掌握更多情报吗?

此时此刻,一整个信息库对他敞开,这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虽然PCA中情局能掌握的资料库,还不算联邦的真正秘辛,但也足够重要了,这是普通时间行者绝对掌握不到的东西。

最关键的是,这PCA中情局脉络也很大,10号城市只是总部,各个探员下面甚至都还联系着各地的PCA中情局分部。

所以,在最新的资料库里,竟然还记录着10号城市里机械神教被拐走一个分舵的事情。

这情报,还热乎着呢……

三楼已经空空荡荡了,庆尘的督查办公室外,大办公室的灯光已经全部黑暗下去,唯有他这里还亮着。

格外孤独。

庆尘看向资料,里面显示PCA中情局至今也没有调查出,机械神教一整个分舵的叛离原因,只知道这一个分舵的信徒已经不再有信仰,开始彼此称呼对方为家人。

此事件似乎由人刻意所为,但还没找到始作俑者的身份,也不知道家人代表着怎样的含义。

PCA分部表示,可能会有新型组织出现,需要进一步观察机械神教对此事的反应。

庆尘又捡出另一个他关心的事件:第四任总统下野后被暗杀一案中,凶手是一名叫做‘高亮’的B级高手,此人曾在联邦第一集团军中任职,无派系,未被财团招揽。

高亮的儿子为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因为血型特殊的缘故,导致一直无法得到匹配的心脏。

但是在临刺杀前,高亮的儿子得到心脏捐献。

刺杀事件之后,高亮尸体被发现于10号城市外的一条小河边,尸体被鱼类啃食大半。

事情到了这里,好像还真成了悬案。

庆尘皱眉,难道自己想找幻羽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他在内部信息库搜索‘恶魔邮票’“禁忌物ACE-017”这样的关键词,结果发现恶魔邮票在之后竟然又出现过,49年前,竟然有人用它来给某位明星写情书,把明星吓的差点退出娱乐圈。

庆尘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要在表世界有私生饭搞这种事情,怕是也能吓坏一批人吧。

不过这位明星似乎还在人世,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拜访一下,问问对方是否能猜到恶魔邮票的持有者是谁?

紧接着,庆尘看到PCA中情局情报一处,竟然还把追逃神代空音也列为了案件之一。

卷宗里,神代空音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北方的19号城市,之后便下落不明,似乎有人在帮助潜逃,疑为表世界时间行者组织九州所为。

最后,庆尘看起了探员们手里正在侦办的案件,其中补充的资料库十分庞大,甚至还有一些与嫌疑人有关的监控录像视频,庆尘一律四倍快进着看完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面传来脚步声。

庆尘抬头看过去,他知道情报一处里不会出现有人想要暗杀他的情况,就算真要杀他,也不会在这里动手。

所以,他并不担心什么。

下一秒,那位三十岁出头的庆准来到办公室门口,笑眯眯的说道:“督查,你果然还在这里看信息库啊,其实不用看的,你直接以影子先生的名义对庆桦来下令,他们敢不听吗?何必这么辛苦?”

庆尘想了想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对过去的卷宗很感兴趣。”

他看向庆准,却发现对方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

庆准将里面的几个一次性可降解饭盒拿出来:“我觉得督查你说不定要在这里熬个通宵,所以去买了点夜宵。”

庆尘想了想说道:“谢谢。”

一次性饭盒是淡黄色的,里面装着几个精致的小菜。

这种饭盒都是用甘蔗渣制作的,工厂在提取蔗糖后将甘蔗渣粉碎沉淀,然后压制成盒子。

吃完饭后只需要埋在地下一段时间,就会降解成土壤。

不得不说,里世界比想象中还要注意环保。

庆准想了想问道:“影子先生跟您提起过我吗?”

庆尘摇摇头:“没有。”

“提过就好,我是您可以信……”庆准语气滞了一下:“啊,这样吗”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