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的命名术

关灯
护眼
375、鹞隼们有点急了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在很久以前,情报一处还是一个整体。

虽然有很多组,但大家都是协同办案,抓的人也全都关在一起。

现在不同了,情报一处很久没有出现过协同办案的事情,连各自抓捕的囚犯,都关押在各自行动组的秘密监狱里,禁止其他组的探员靠近。

杨旭阳从七组的秘密监狱里,将出入境管理局官员李孟林提了出来。

那胖胖的中年人,战战兢兢的跟着杨旭阳来到督查办公室门口,当办公室打开的瞬间,李孟林看见里面的那位少年便噗通一声跪下了。

他记的很清楚,前几天这少年跟在荒野猎人的车队里,悄悄的进入了10号城市。

当初他看见对方PCA联邦中央情报局的身份时,就立马跑过去拍马屁了,却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落到了对方手里!

是因为自己在关口的时候想要克扣孙楚辞他们赏金吗?

李孟林不确定。

以前他对情报一处的印象都是道听途说,只有自己跪在这里,才明白这种地方有多么恐怖。

此时,杨旭阳像是庆尘最忠诚的狗腿子一般,看向办公室里:“老板,这个就是李孟林,关于走私的事情他已经全招了。”

庆尘点点头看向李孟林笑道:“我们认识,对吗,第七支队长。。”

杨旭阳这还是第一次见庆尘笑,他很意外,自打庆尘走进情报一处之后就没笑过,仿佛永远都不会笑呢。

庆尘看向杨旭阳:“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吃口饭,然后跟其他人换班,我跟这位支队长聊聊。”

“哎,好嘞,”杨旭阳把李孟林提进了办公室里,然后转身出去把门关严。

不过杨旭阳并没有去吃饭,而是守在门口,以免有人汇报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撞见李孟林与老板的密谈。

庆尘看向李孟林:“起来说话吧,老跪着也不是事,放心,今天抓你过来确实是临时有人把你咬出来了,不是找你寻仇。”

李孟林趴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还是不敢起身。

庆尘笑道:“要找你寻仇,情报一处也不用这么麻烦的找什么证据,你确实是被误伤。”

这句话似乎有着特殊的魅力,明明是很吓人的一句话,却一下子就说服了李孟林。

是啊,情报一处想整他们这些小官员,哪还需要证据?

他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您有什么吩咐?”

庆尘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你自己招供这么快,也是我没想到的。”

说完,李孟林又默默的跪了下去:“请长官饶我一命!”

“起来起来,”庆尘开门见山道:“李队长的口供,证据,我这边暂时先封存着,你也不用过于惊慌。”

李孟林抬起头来:“长官,您想要什么?”

他不傻,一听庆尘开口,便知道对方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庆尘笑着说道:“我需要从今天开始,往后每一天财团车队进入10号城市的人数、车辆信息,还有车牌号。这一点对你来说不难吧,只需要站在那里拿个小本子记下就行了。另外,有时候我要放点人进来,肯定需要李队长通融一下。”

李孟林赶忙拍着胸脯保证:“没有问题!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做这种事情就能换回一条小命,简直太划算了!

“好,你去喊门外的杨旭阳,”庆尘说道。

杨旭阳进来后,庆尘说道:“给李队长一个线人的身份,然后放他回去吧,这是咱们第七组的好朋友,不要把他吓坏了。”

杨旭阳愣了一下:“好!您放心!”

庆尘默默的坐在办公室里。

来到10号城市之后,鹞隼是影子先生给的,情报一处第七组是庆氏的,李云取那边是李云寿给的。

此时此刻在这10号城市里,严格意义上讲李孟林才是他发展的,第一个自己的线人。

……

……

庆尘让庆桦将所有嫌疑犯名录给拿了过来,他要做的不是找出这些人的破绽,然后将他们斩尽杀绝。

而是拥有更多的污点线人。

进了情报一处,命就是情报一处的。

这就是活阎王这个外号的由来之一。

庆桦坐在办公桌对面,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这位新老板,而新老板则低头认真的研究着嫌疑犯的名录。

庆尘说道:“林念安,何金沙,这两个人的口供和证据封存起来,放了。包括那个李孟林,这三人全都归你管,他们汇报了什么重要情报,记得告诉我。”

林念安是一名PCE治安管理委员会的女探员,何金沙则是一名荒野猎人。

庆桦已经意识到这位新老板要做什么了,对方要借情报一处的权力,交织出一副属于自己的10号城市情报网络来。

然而,对方在交织这张情报网络的时候,却将那些污点线人全都交给自己管理?庆桦在想,这是决定信任自己了吗?

信任自己这个昨天还想要给对方下马威的人?

庆桦心中一时间情绪复杂,却又有点感激。

他看向庆尘说道:“老板,我这边一定管理好他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庆尘看着庆桦,丝毫没有提到下马威的意思,只是笑着说道:“好好做事,庆氏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功臣。另外,等会儿去把联邦彩票中心的陈全、范宇两个人抓回来,他们的证据就在编号1022219卷宗里,我在电子版上标注出来了。”

庆桦愣了一下:“联邦彩票中心?”

庆尘笑了笑:“我发现这是两头肥羊,有一套固定的操作流程来偷取奖池现金,抓的时候带点兄弟们去,该过年了,大家也不能白忙活一场。”

庆桦这下震惊了。

对方先是把污点线人交给自己,以示看重。

这个举动的意思,就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让他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往后大家通力合作不要出什么差错。

紧接着,庆尘亲手抓出两头肥羊来抄家过年,这是给兄弟们的好处。

但同时庆尘也用这件事告诉庆桦:你们过去的那点摸脏钱的小把戏,我都知道了。

恩威并施,转瞬间将庆桦拿捏在手中。

庆桦怔怔的看着这位新老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真的是一位少年吗?为何手段竟如此厉害,他们这些情报一处的活阎王,竟是被对方拿捏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庆桦带了一个班的人马,趁着夜色直奔陈全、范宇这两个人的家庭住址。

为了装赃款,他甚至还让人开了两辆空置的商务车。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