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的命名术

关灯
护眼
380、少年督查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宋袅袅时不时的看向门口,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中年人察觉到她的目光,疑惑的看了眼门口,但什么都没发现。

他想了想说道:“你在期待什么?”

正说到这里,他们身后的门忽然打开了。

宋袅袅看着那位多次骚扰自己的少年督查出现在门口。

“那个……打断一下!”少年说道。

下一刻,宋袅袅便看到少年抬手便扣动扳机,短短两秒不到的时间里,竟是连续四枪将两名中年人的双腿全部打断了。

两名中年人失去平衡向地面摔去,他们想要抬手反击,可还没等他们扣动扳机,两人只感觉手臂一麻,手腕上血流如注再也没有力气握住手枪了。

宋袅袅看着少年忽然在想,原来打断一下……是真的要打断手和腿啊。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硬核的打断别人说话呢。

这时,其中一名中年人躺在地上,那只完好无损的左手悄无声息伸进兜里,按下了某个按键。

庆尘笑吟吟的看向他:“要呼唤同伴吗,不好意思,他们现在的下场和你们一样。想跑都跑不掉。”

中年人绝望了:“你是谁?”

一旁被锁住手脚歪倒在地上的宋袅袅心说,原来是去解决这些歹徒的同伙了,难怪来晚了。

她看着庆尘的侧脸,看着这少年从容不迫的蹲在歹徒面前,再想到对方精准的枪法,以及那种举手投足间掌控局势的自信。

一时间觉得自己心跳都有些加速了。

这就是著名的吊桥效应,人们在危险环境中,往往会将自己因为恐惧而产生的生理反应,错误的认定为一种心动。

所以,在吊桥与摩天轮、过山车上表白更容易成功。

中年人狰狞着面孔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时,庆尘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是黑市里的人,那应该听说过我,我是情报一处第七组新上任的督查。”

中年人愣了一下,情报一处第七组的那位新老板?他们当然知道!

那可是最近以一己之力在情报圈子里掀起腥风血雨的人啊。

但是,他想不到,这位情报一处第七组的新老板,竟然如此年轻!

刚刚他们在走廊里其实见过庆尘,正是因为庆尘太年轻了,所以他们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庆尘说道:“你们其实也不算冤枉,我盯你们很久了,这次栽在我手里不用太委屈。”

这个时候,庆尘还不忘给自己打一下补丁,这样就能跟宋袅袅解释之前的误会了:他是在追查这伙歹徒,所以不小心搞出了一些乌龙,这搞出这些乌龙其实都是为了救你们,所以咱们的事情翻篇吧。

果然,宋袅袅听到庆尘这番话,神色中顿时出现了释然、感激的神色……但依然伴随着一些疑惑。

而两名中年人都懵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竟然值得情报一处的这位新老板亲自盯他们?

宋袅袅不了解内情,也不了解黑市与情报一处,所以不会明白两个人有多么震惊。

但是中年人自己明白,他们在情报一处面前算个屁啊?

堂堂情报一处阎王爷盯他们两个,这跟大炮打蚊子有什么区别?就硬上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呗?!

正当此时,门外有人冲了进来,李孟林带着两名手持手枪的士兵冲了进来,嗷嗷乱叫着:“我看哪个变态敢来欺负我女儿?!”

庆尘面对着手枪缓缓起身:“李队长,出入境管理局的战斗素养要提高一下了,真有歹徒在这里,你们跟送死有什么区别?我看你可能是在那个位置上养尊处优太久了。”

李孟林看着屋里那个少年缓缓转过身来,然后嘴巴张开后便再也合不拢了。

屋里的明星们,起初全都被李孟林的吼叫声吸引了目光,他们吃惊看过去,然后亲眼目睹了李孟林从凶狠到呆若木鸡的神情变化。

那位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出入境管理局官员,竟是如荒野上风蚀的地貌一般,僵住了。

手里的枪械,也不由自主垂在身侧。

“督……督查,您怎么在这里?!”

书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