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罗十六民间诡闻实录

关灯
护眼
第1章 我妈的命
书签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中秋节,自古以来都是花好月圆,阖家团聚的日子!

现在有一句话,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很多人都理解成八月十六才是满月,实则不然。

古人以十二时称划分时间,中秋为月盈之日,月属阴,盈则满,子时阴气冲天,才是满月的时刻!

现代社会,子时正刻刚好过了零点,也就是十六号了。

我叫做罗十六……

九五年的时候,家里头穷,去不起医院,我妈在家里生的我!

正午羊水破了,难产到晚上十一点多,直到她都没气儿了,我都没生出来。

接生婆说没办法了,一尸两命,只能让刘阿婆接阴……

刘阿婆就是我奶奶,她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接阴婆。

早些年去不起医院,女人在家里生孩子,一尸两命的惨事经常会发生。

难产而死,产妇幽怨不甘,孩子怨气冲天,处理不当就是为祸一方的母子煞!

给死人接生,就叫做接阴!

奶奶说,要等天亮才能帮我妈接阴生。

中秋的子时,阴气冲天,接出来了,她都镇不住!我会变成鬼祟!

我爸一边抹眼泪,一边帮我妈穿裤子。

结果就看见我妈的肚皮在动!

奶奶当机立断,直接拿刀剖了腹,血淋淋的把我掏了出来!

……

从小到大,我就不受人待见。

我是死人肚子里接阴出来的孩子!叫做阴生子!

农村孩子的童年,是成群结伴的上山下水,掏鸟蛋,打弹弓。

而我的童年,是躲在墙根树后,羡慕的看着别的孩子玩儿。

不过,却没有人敢欺负我!

唯一有一次,五岁的时候,我去村头打酱油。

被村里杀猪匠的儿子,追着打了满头的包,鼻血长流!

奶奶到了杀猪匠家门口,说让他们全家磕头道歉。

一只鸡补三滴血,还得给我杀够一百只鸡,一头猪,才能够保住他们全家人的命!

杀猪匠天天在刀口舔血!

别人畏惧我奶奶,他可不怕!拿着杀猪刀架着我奶奶的脖子,让她滚蛋!

别说一百只鸡,一根鸡毛都不给!

还说以后他儿子见我一次,就要揍我一次!揍到我脸和屁股两开花!

奶奶脸色铁青的走了。

一边走,她一边扯着脖子喊,有人找死,就不得不死!

十几二十年前,我奶奶在村里头的地位很高!接阴婆嘛,大家又怕,又尊敬。

都2000年了,基本都送得起医院,一年到头都接不了一次阴,村里的人都开始抵制她!

说她是封建社会的残余,四旧没有破到的迷信。

甚至,那杀猪匠的儿子还猫进我家院子里,硬生生泼了我一身的猪红!

还说让我好好补一补血!

奶奶一声不吭的把人赶出去。

说他们这样是要惹火烧身的!

杀猪匠非但不怕,还天天领着他儿子在我家门口撒尿。

逢人就说,我是个阴生子,早就该死的小杂种!

那会儿我爸去外地打工了,家里面没个男人,愣是被人欺负到脑门儿上了,都没办法反抗。

我天天躲在屋子里面哭。

我委屈啊!

可又不敢出去!

书签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