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扫把星

关灯
护眼
少年如虎(4):孤独的冲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街道两侧的槐树郁郁葱葱。春风吹拂,吹来阵阵沁人心脾的气息。

“这便是春的呼唤。”

张伦走在贾洪的身侧,一本正经的道。

贾洪微微蹙眉,“这话有些别扭。”

张伦小心翼翼的用手往下顺顺官服,“那就是……叫春。”

贾洪侧身看着他,“这个说法我觉着有些不对。”

边上一辆马车快速驶过他们的身边,有人从马车里掀开车帘,一张小脸探出来,好奇的看着外面。

马车里传来仆妇的声音,“小娘子,快些进来。”

探头出来的少女摇头,“不,我要看看。”

仆妇嘟囔,“有何好看的?都看厌了。”

少女瞥了贾洪和张伦一眼,又缩了回去,马车里传来她飞速嘀咕的声音,就像是鸟儿在清脆鸣叫。

“二红你老是说外面坏人多,可我刚才看了看,两个少年,一个好纯良。”

仆妇问道:“另一个呢?”

张伦昂首,期待的等着少女的评价。

“嗯……”少女沉吟良久,“另一个我忘了。”

马车快速离去,张伦呆立原地。

贾洪想想,劝慰道:“你只是太瘦了些。”

张伦怒了,“你会不会劝人?”

贾洪无奈摇头。

张伦冷冷的看着他,突然重重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眉间多了振奋之色,“我是官了,哈哈哈哈!”

贾洪低头看看自己的官服。

“从九品上。”张伦看着贾洪,“我去大理寺做狱丞,你去兵部做主事,大洪,好好干,三十年后做到郎中。”

郎中是五品官,在兵部算是一方巨头。

贾洪默默低下头。

母亲说若是他不报贾氏的名头,在二十五岁之前能做到七品官,那么她不会阻拦贾洪的仕途。

贾洪以前一直觉着母亲看低了自己,现在依旧如此。

但母亲一定是为了我好。

贾洪用力点头。

张伦突然叹道:“不过兵部如今并不好过。五年前赵国公突然上疏建言改制,随后朝堂剧烈争执,老将们第一次冲着赵国公破口大骂,骂他成了文官的走狗……如今看似风平浪静,可那些人依旧不满……对了,有人说赵国公远游便是为此。”

贾洪略为知晓那事,但父亲出游却与此事无关。

张伦突然忧心忡忡的道:“大洪你的性子太好了些,我担心你在兵部会被那些人欺凌哄骗。我告诉你,要想不被人欺凌,就得会做人。我阿耶说了,做人就得看上官的神色,察言观色……做上官喜欢的,别和上官顶着干……”

张伦的父亲原先做生意,在张伦进了算学后,为了儿子的名声,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了生意,转而去为大户人家做账房。

张伦突然不忿的道:“大洪,你一直没说自家是做什么的……莫非不好意思?咱们什么交情?若是差什么只管说。”

他突然笑了起来,“怎地,怕说出来吓着我?我可是义气无双,怎会嘲笑你的出身?”

贾洪点头,“嗯,我怕吓着你。我家中……就是普通。”

“你阿耶阿娘呢?”张伦问道。

“都出去了。”贾洪含糊以对。

张伦叹道:“哎!难怪你这般老实,没了父母在身边的孩子就是胆怯……这是阿耶当初说的,所以他为了我把生意丢开了……”

二人走到了皇城前,相对而立。

张伦的眸中多了光芒,用力挥舞拳头,“大洪,少年人,要努力!”

贾洪点头,眸中的光芒就像是黎明的那一抹光,带着憧憬,以及执拗。

他缓缓走向皇城大门。

前方两个也是一科的新人,他们小心翼翼的,笑的脸上的肌肉僵硬,手脚都不知如何放。

守门的小吏在仔细验证身份。

“老实些!”小吏眸色冷厉。

这是下马威。

两个新科官员低着头,连声答应了,其中一个甚至浑身颤抖。

二人进去,浑身放松,甚至还抹了一把汗。

“贾洪。”

身后传来了声音,二人回头,就见贾洪站在门外,神色平静的看着小吏。

小吏冷着脸,“大声些。”

贾洪略微提高嗓门,“贾洪。”

小吏眯着眼,“兵部主事?去了老实些。”

这人是在吓唬我?贾洪想到了小时候最爱吓唬自己的阿姐。但他一直牢记一句话:若你并未做错事,那么请昂着头!他微笑了一下,小吏皱眉,“进去吧。”

咦!他竟然没有继续吓唬我?贾洪有些诧异,随即进去,身后小吏说道:“耶耶每年都在此地给新人杀威风,谁不怕耶耶?可却从未见过如此从容的少年……”

上前的张伦心想自己可不能输给贾洪,就昂着首。

小吏阴测测的道:“脖子有毛病?”

张伦心中一慌,“没。”

小吏声色俱厉的道:“这般看着同僚上官,回头打死!”

张伦哆嗦了一下,随即少年的骄傲让他想辩驳,但却不敢。

他顺利过关,追上了贾洪问道:“大洪你为何不惧此人?”

贾洪平静的说道:“我不做错事,何惧他人?”

张伦一想也是,“我也没做错事呀!为何会惧他?”

到了兵部大门外,贾洪回身对张伦说道:“不可低头。”

张伦下意识的点头。

贾洪走上台阶。

掌固颔首,“可是新来的?”

“贾洪!”

掌固很亲切啊!贾洪露出了微笑,掌固把他迎了进去。

把贾洪带到地方后,掌固和几个小吏蹲在边上打赌。

“陈员外郎最是苛刻,新人一来必然要被他敲打,这几年被他敲打的新人出来都腿发软,有人还汗流浃背,湿透了官服,这个贾洪你等觉着如何?”

“腿软。”一个小吏下注。

“我赌他浑身颤抖。”

“满面通红……”

掌固做了庄家,收了赌注,突然问道:“贾洪,赵国公也姓贾。”

小吏笑道:“若是赵国公家的人,哪里会来兵部,径直去做清贵的官不好吗?升官快,不辛苦。”

掌固点头,“也是。”

里面传来了陈进法的咆哮,“站好!”

“开始了。”

杀威风是传统,把新人的傲气打下去才好用。

晚些,门开,贾洪走了出来。

一群小吏赶紧起身。

“面色如常。”

“还在笑,笑的好生纯良。”

“他竟然不惧?”

晚些,陈进法出来,看着有些恼火的喝道:“谁在赌钱?”

小吏们做鸟兽散。

贾洪去了自己的值房。

作为主事,他得了一间自己的值房,不过里面乱糟糟的。

他笑着开始洒扫清理。

一如阿福把他的房间搞乱后那样。

这是我的第一间值房啊!

少年觉得无比的新鲜,一种脱离了父母兄长看管的自由感让他想飞翔。

洒扫完毕,贾洪又擦了一把脸,这才去郎中姜春那里请示。

“贾洪?”

姜春从贾洪的资料上抬眸,“兵部主事看似官阶不高,可却职责不小。你是新人,要好生学。”

这话是应有之意。

“是。”

姜春颔首,“做事要看准人,莫要站错了地方。”

只是一句话,就让贾洪感受到了暗流涌动。

……

半个月的时光一闪而逝,贾洪也渐渐熟悉了自己的职权和兵部上下。

兵部尚书吴奎是贾平安的老下属,贾平安不务正业,连带着吴奎这位侍郎也成了代理尚书,直至贾平安致仕,吴奎顺利上位。

贾洪的上官是陈进法。陈进法跟着贾平安多年,也算是水涨船高。

陈进法的上官是郎中姜春,姜春此人做事一板一眼的,最是端正。

贾洪的职责目前是协助陈进法整理兵部关于外部作战的方略。

这一日,贾洪早早来到了兵部,忙碌了一天后,准备回家。但他需要先去陈进法那里听取明天的安排。

陈进法没和往日般的喝茶盘点一天的事务,而是坐在那里,看着地图发呆。

“员外郎。”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