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扫把星

关灯
护眼
少年如虎(5):救命啊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少年如虎(5):救命啊

夕阳斜照。

新昌坊的曲巷就被温柔的阳光笼罩着。一只老鼠鬼鬼祟祟的从墙根处的洞穴里探头出来看看,马蹄翻飞,带起一片泥土飞也似的扑过来。老鼠被扑了个灰头土脸,呆呆看着前方……

陈进法转身,就看到贾洪冲着那两骑而去。

“贾洪!”

贾家在外面行走的是长子贾昱,以及长女兜兜。而贾洪和贾东两兄弟在外都从不提及贾氏出身,所以除去那些能去贾家的人之外,其他人压根不知晓贾洪的真实身份。

但陈进法作为贾平安曾经的助手,自然知晓贾洪的身份。

贾平安让长子在外行走,顶起贾氏的门面,而其他孩子却默默无闻,这便是低调之意,也是保全之意,让这两个孩子不至于成为别人的靶子。

对此陈进法了如指掌。

从贾洪进了兵部开始,陈进法也不加干涉,就看着少年诚恳老实的去和同僚打交道,去一步步学习。

这是必经之路。

他不想把贾洪卷进那些纷争中……

征战少了,和平的岁月多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原先军方的构架显然不大合理,所以贾平安在五年前就提出了整合军方构架的建议。

在和平时期中,让军方的权力更多集中在兵部,这是一次进可攻,退可守的变革。可这样的变革显然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更让许多人看向那个宝座的目光中多了警惕之意。

帝王的权力再度增加,若是帝王悍然动手,臣子们怎么办?

这个矛盾涉及到政治构架,不是陈进法这等中层官员能干涉的。

此次吐蕃局势变化,内战有结束的征兆。兵部有人和外面的官员将领们联手建言出兵,牵制钦陵一方,给赞普喘息之极,继续维系吐蕃内战双方的均势。

陈进法跟了贾平安多年,是贾平安对外政策的忠实拥趸。在这个问题上,他觉得大唐不该贸然出兵,否则会引发莫测的后果。

但要想反驳,就必须有确凿的证据,于是陈进法来寻王圆圆打听吐蕃最近的局势。

这是一次普通的收集消息的举动,但陈进法万万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次截杀。

作为贾平安的忠实拥趸,陈进法在看到两个大汉的瞬间,就遍体生寒,想到了许多。

王圆圆那里兴许没有能反驳那些人的消息,但他们却不敢冒险!

他们不敢冒险!

为何?

唯有一种可能,那些人在利用此事想达成什么目的。

想到这个可能,陈进法觉得自己今日死定了。

那些人会用一些人命来搅浑他遇刺身亡的线索,把此事演变成一个普通案子,譬如说抢劫杀人。但没想到贾洪却出现了。

这是一个意外。

陈进法都没想到的意外。

对方两个大汉被贾洪打倒一个,剩下一个不足以控制他们二人。可意外再度发生,两骑出现。

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截杀,对方做了多手准备。

而贾洪却上去了。

为何不逃?

陈进法爬起来,嘴唇哆嗦着,第一反应就是跌跌撞撞的跑,去追贾洪。

那个大汉狞笑着冲过来,举起横刀挥舞。

陈进法下意识的一个哆嗦止步,看着横刀从身前掠过,随即红着眼喊道:“曰你娘!”

他扑了过去。

贾洪!

“跑!”

陈进法宁可自己被乱刀砍死,也不愿看到贾洪为了救自己死于此地,若是如此,哪怕是到了九幽之地,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巷子里仅能容纳一辆大车通行,两匹战马也只能一前一后冲了进来。

马蹄敲打在泥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战马健硕的身躯在起伏着,硕大的马头轻轻摆动,从嘴里喷出阵阵白气……

马背上的骑士单手握着长矛,便衣证明他们一直在附近潜伏着,而长矛矛尖上残留的步绒也是一个潜伏的证明。

两个牵着马的大汉,手中拎着木棍子……

一张普通的脸此刻冷漠无比,那双眸中全是杀机。长矛就在身侧举起,随即前刺……

贾洪知晓,若是方才自己和陈进法转身逃跑的话,两骑将会越来越快,轻松的追上他们,从身后一一刺杀。

置之死地而后生!

贾洪浑身颤栗,若是此刻让他说话,那嗓门定然会尖利无比。

阿耶说过,骑兵借着战马的冲击力刺杀时,不能硬挡。而在算学里学习的知识点也提及了这些。

并未如许多人想象的英雄那样,贾洪一刀砍了过去,却是冲着长矛的前端。

只需格挡一下,骑士就会冲过去,在擦肩而过时,贾洪觉得自己能一刀剁了他。

但他显然是纸上谈兵了。

长矛轻轻摆动,就把他的横刀拨开,接着横扫。

这一下若是被扫中,贾洪得丢掉半条命。而后续跟来的另一骑只需一个撞击,就能终结他的莽撞。

“贾洪!”

被大汉压在身下的陈进法看到了这一幕,他绝望的抬起头来,猛地撞上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