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扫把星

关灯
护眼
番外:少年如虎(10) 愚钝的少年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贾昱回家了。

他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进了家,杜贺迎上来,眸色惊惧,“大郎君,这是为何?”

贾昱是长子,未来的赵国公,所以从束发受教开始,他就明白了自己的职责,少有放松的时候。这等不顾形象的走路方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贾昱摇头,“无事。”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吩咐道:“找了伤药来。”

贾家的伤药自然是最好的,仆役拿了伤药来,反手关门。

吱呀!

“出去!”

贾昱摆摆手,仆役诧异,“大郎君,自己可没法上药。”

“出去!”贾昱有些恼火。

仆役把伤药放下,随即出门。

室内安静了下来。

贾昱艰难的褪下裤子,先用手检查了一下伤处。

还好,破皮不算严重,否则再难为情,贾昱也只能让仆役给自己上药。

门外,两个仆役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低声道:“大郎君身后都有血迹,可见伤的不清……”

杜贺急匆匆的来了,目光扫过二人,问道:“为何不进去服侍?”

他刚得了消息,这个消息是宫中送出来的,很是隐秘。大郎君杀人了,而且是中书侍郎。他刚得消息时被吓坏了,联想到了贾昱归来时一瘸一拐的模样,心中顿时就生出了希望。

李元奇被杀,按理接下来该全力查获凶手,可百骑却拿下了李元奇全家。这个神转折让长安八卦界很是八卦了一番,杜贺也是如此,蹲家里和人嘀咕分析了许久,顺带晚饭多喝了几杯,觉得生活就是如此的美好。

可没想到的是,这事儿竟然是贾昱干的。

宫中来的人神色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贾昱杀人的事儿,而是皇后让兜兜进宫玩耍。

仆役说道:“大郎君不让。”

杜贺皱眉,“老夫刚问过徐小鱼,杖责剧痛无比,自己如何能上药?”

屋里传来了闷哼声。

杜贺想到了徐小鱼的介绍……

先消毒,最痛的也就是这一步,一般人扛不住,必须要有人协助。

可听声音贾昱却是在一人操作。

徐小鱼的话犹在耳边……

“大郎君定然忍不住!”

里面的闷哼声没有间断。

杜贺能想象贾昱在用酒精给伤口消毒的场景:把沁润了酒精的软布反手盖在伤口上,酒精刺激伤口,剧痛下,浑身都在颤栗……

徐小鱼很认真的说了那种感受,“剧痛难忍!”

良久,屋里的贾昱长吁一口气。

这份坚韧啊!

杜贺转身,一个仆役跟上,低声道:“管家看着心情大好啊!可是有喜事?”

拍马屁是每个人都有的潜质,往日杜贺只是板着脸装威严,今日却是哈哈一笑,随即轻声道:

“有这样的大郎君,贾氏未来当兴!”

没多久,恢复了威严的贾昱在书房里招来了弟妹。

他看着恢复了许多的贾洪,心中一松,说道:“下次做事谨慎些。”

贾洪一直在家养伤,闻言起身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我都好了。对了大兄,那些人为何要杀陈进法?”

兜兜也颇有些兴趣想知晓此事。

贾昱就站在窗户边上,不时交换双腿来支撑身体,“此事本不该告诉你……”,他更想让贾洪能无忧无虑的走下去,但想到那些人因此对贾洪会生出恨意,只能唏嘘世事弄人。

“有人想用出兵吐蕃之事来打击陛下的威权。”贾昱觉得这个说的简单了些,就补充道:“陈进法觉得不该出兵吐蕃,于是去查,那些人狗急跳墙,下手刺杀他。你恰逢其会,坏了他们的事,以后要小心些。”

贾洪笑道:“我不怕。”

他依旧乐观的笑着。

贾昱微微摇头,对兜兜说道:“兜兜最近出门多带护卫。”

兜兜很郁闷,“要多久呀?”

贾昱沉吟良久,“我也不知。”

那是上层的争斗,他目前还不能插手。

但转过念头,他不禁失笑。

“我们家已经插手了。”

贾洪破坏了那些人的谋划,他一刀杀了刘元奇。虽说皇帝封锁了他杀人的消息,但纸包不住火,迟早此事会被那些人得知。

“大郎君。”

鸿雁急匆匆的进来,“公主来了,说寻小娘子玩耍。”

“咳咳!”贾昱干咳两声,“大洪赶紧去。”

兜兜仿佛没听到这话,也说道:“大洪去吧。”

贾洪笑道:“太平最是娇憨,这天气好,她定然是想出宫玩耍,却寻不到由头,就来寻我。”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