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扫把星

关灯
护眼
番外:少年如虎(9) 血染的道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明天中秋,番外没了。

……

贾昱喘息着,努力抬头看着前方。眼前的汗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依旧看到了神色紧张的王忠良。

认错。

贾昱知晓皇帝就在等他低头,随即动用皇帝的特权来赦免他。

但他不能低头。

我对,那么面对帝王也不会低头。我错,哪怕是面对贩夫走卒也该认错。

贾昱不是不知晓作为贾氏长子自己该多一些柔软,学会妥协。他会妥协,在家事上,在生意上,该妥协,该吃亏的时候他不会犹豫。

但这不是生意。

他执拗的不肯把兄弟之间的情义和生意挂钩。

王忠良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年轻人他见过很多,那些权贵子弟都是人精,不等帝王愤怒就会低头,主动把台阶递给皇帝。

贾平安的性子……在王忠良的印象中应当是狡黠的,所以能以少年之身在长安城中搅风搅雨,青云直上。但他也不乏刚烈的一面,譬如说当年为了皇后,贾平安持刀在皇城外斩杀一人。

但贾昱和当年的贾平安相比,就像是个小狐狸和一头老狐狸的区别。

年轻人,还是冲动了。

王忠良对皇后颔首,转身进去。

皇帝正在看奏疏。

“陛下,贾昱说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不悔。”

王忠良知晓皇帝的心情大抵不会很好,所以声音很轻柔。

“年轻人,总是意气风发,以为自己能单手擎天,跺脚地裂。”皇帝放下奏疏,端起茶杯看了一眼。

三片茶叶在茶水中孤独的飘荡着。

皇帝微微蹙眉,“这是把朕的一番好意弃之如敝履?”

王忠良打个寒颤,觉得贾昱要倒霉了。死倒不至于,但流放怕是躲不过。

随即皇后就会咆哮,帝后之间的大战将会延绵许久,宫中人人自危。

皇帝抬眸,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那一年……朕和皇后有了默契,看似皇后陷入绝境,不过只是权宜之计。可那些臣子却纷纷站队,顷刻间,皇后那里门可罗雀。人心呐!让朕与皇后都看清了人心。可就在此时,贾平安却一人一刀堵在皇城外,一刀斩杀了那人,震动朝野……今日,朕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幕,那一幕……”

皇帝的眸中多了些许唏嘘。

这是个极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陛下。”

沈丘来了。

他目不斜视走进了殿内,皇帝淡淡问道:“谁?”

沈丘说道:“李元奇便是首领之一,还有……兵部侍郎俞翔……”

后续是一连串名字和官职,皇帝神色平静的听着,良久,沈丘汇报完毕,皇帝轻声道:“去问问俞翔,问问他,他们想做什么。”

沈丘低头,“是。”

皇帝坐在那里良久,王忠良心想贾昱还在外面,要打要杀您得说句话啊!

而且皇后也在外面,为何不进来?

王忠良不解。

“你还在等什么?”皇帝突然问道。

陛下看到我走神了?

王忠良心中一慌,看了一眼老地方,“陛下,贾昱还在外面,对了,皇后也在。”

皇帝眼中多了恼怒之色,“让他滚!”

让皇后滚?

王忠良一个哆嗦,“奴婢,奴婢……不敢。”

皇后能剥了他的皮。

皇帝顷刻间就明白了他的担忧,眼中的火气几乎能喷薄而出,怒斥道:“让贾昱滚!”

王忠良愕然,“是。”

不是皇后就好啊!

身后,皇帝幽幽的道:“少年人都知晓的担当,那些臣子为何不懂?不,他们懂,只是在悠长的宦海中被功名利禄冲刷掉了那些担当。”

……

兵部。

吴奎正在发火,“谁说是贾昱杀人?真以为造谣无罪?去告诉他们,但凡让老夫听到了,一律拿下。”

两个侍郎都微笑着,吴奎冷笑道:“此事不简单,我兵部也有人掺和了,是谁?”,他缓缓看向两位侍郎,“陛下震怒,百骑都出动了,谁涉及此事尽早出来领罪,尚可免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